余姚综合性门户网站

第一阶段调查报告推翻杀人鲸对澳优三大指控 独立审查第二阶段已全面展开

?

8月对澳大利亚人来说是不公平的,该公司多次被卖空组织BlueOrcaCapital(以下简称“虎鲸”)卖空。

事件发生后,澳大利亚强烈否认卖空机构报告的指控,并发布了澄清公告,逐一回答了虎鲸首都提出的问题。对于第二波虎鲸,该公司宣布成立独立审查委员会,同时重申其坚决否认立场,并打算在卖空交易中为股东和潜在投资者提供针对所称事项的第三方独立审查代理商报告。

9月16日,澳大利亚宣布了独立审查委员会调查报告的第一阶段,声称在其卖空报告,指控2和指控中没有对虎鲸的指控进行反驳。

自我认证后的第三方独立审核

8月15日,虎鲸发布了一份四字的卖空报告,直接指向澳大利亚乳业的财务欺诈、夸大营业收入、隐藏成本,并允许高管通过未披露的关联方秘密谋取私利。交易。根据该报告,澳元的市盈率应以每股5.78港元的25%公司治理折扣为准。

同日下午,澳优发布公告,澄清虎鲸报告的指控。8月16日,澳大利亚的优异高点开盘近6%,盘中价格涨幅超过17%。截至收盘,澳大利亚的优异涨幅为13.87%,成功收复失地。

8月19日,虎鲸资本再次发布了一份简短的报告,其中的“推翻讨论”与第一份报告类似。在这方面,澳大利亚人在澄清公告中表示强烈否认立场,并宣布成立一个由所有独立非执行董事组成的独立审查委员会,对卖空机构报告中指称的事项进行独立审查,向董事会报告调查结果时,应采取适当行动向董事会提出建议。

8月21日,独立审查委员会任命德勤咨询(香港)有限公司为独立顾问,对指控进行第三方独立审查。

出于建立独立审核委员会的原因,傲游执行董事吴少红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自发布简短报告以来,许多股东和潜在投资者都被指控(尤其是指控1,指控2和c)询问,每项询问都需要时间进行独立审核。奥古斯丁董事会希望尽快向公众提供有关指控审核的最新信息,以确保公正有序在股票市场上交易。”

报告的第一阶段推翻了三项主要指控

根据最新公告,独立审核委员会已将审核报告的第一阶段提交给董事会。

该公告显示,由于独立审核的工作量和时间限制,独立审核委员会和独立顾问决定分两个阶段进行独立审核,即第一阶段(涵盖指控1,指控2和3) )和第二阶段(涵盖指控IV,5和6)。该公告是独立审查第一阶段的结果。

关于虎鲸的第一个指控是该公司进口的婴儿配方奶粉远低于公布的数量,虎鲸认为该公司夸大了中国婴儿配方奶粉的收入和利润。

在这方面,独立审查委员会审查的结果表明,独立顾问将海关记录与公司记录进行了比较,发现2016年和2017年婴儿配方产品的进口量不少于9000吨,并且分别为12,000吨。并认为公司记录与海关记录一致。

此外,独立顾问还发现,海关记录显示,2017年山羊奶粉的进口量比卖空机构报告中估计的虎鲸年度进口量高154%。因此,独立顾问认为,他们所收集的证据不支持关于根据卖空机构报告中的进口量夸大公司收入的指控。

第二条关于虎鲸的指控是针对公司在2017年少报人力和员工成本的,特别是根据Ausnutria BV监管文件,虎鲸认为,该公司的盈利能力远低于合并财务报表中反映的水平声明发表在2017年年度报告中。

在这方面,独立审核委员会的审核结果显示:Ausnutria BV员工支出分别占2016年和2017年年度报告员工支出的57.6%和52.9%,而不是96%和94%。在卖空机构报告中指称;公司在编制2016年和2017年合并损益表时已充分计算了监管力度,并在文件中报告了与职工相关的支出;公司在编制2016年和2017年合并损益表时已完全计算了监管文件中报告的损益表。

因此,对于该项指控,独立审查委员会认为沽空机构报告遗漏了判决中陈述的若干事实,尤其是原告人并没有声称为澳优液态营养品的雇员,沽空机构报告所载有关该等诉讼的指控有欠完整。

杀人鲸第三大指控认为澳优并不拥有云养邦香港任何权益,云养邦香港反而由公司首席财务官全资拥有,并进一步指控公司于2019年7月进行的云养邦香港40%股权收购事项为虚假交易。

对此,独立审查委员会调查结果显示:首席财务官在信托安排下仅为云养邦香港的代名人股东;由赵力先生、林炜先生及瞿运来先生实益持有的云养邦香港40%股权已于2019年7月3日完成交还;信托安排已于上述转让完成后有效终止,首席财务官因而不再为持有云养邦香港全部持股权益的受托人。此外,并无发现有任何直接证据显示澳优收购云养邦40%持股权益为虚假交易。

公告还显示,独立审查第二阶段已全面展开。吴少虹表示,公司将于适当时候另行发表公告,向股东及潜在投资者提供有关第二阶段独立审查进展及发现的最新资料。

(责任编辑:DF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