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综合性门户网站

自2005年以来 近300名清华、北大学子应征入伍

?

自2005年以来,已有近300名清华大学和北大学生入伍

另一个年轻的军事形势

穿上盔甲,随身携带,前往祖国最需要的地方.自2005年以来,清华大学的184名学生回应了全国征兵活动,北京大学有114名学生。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2周年。在8月1日这个特殊的日子,让我们加入这些清华大学和北大学生的军事生涯,感受他们不同的青春。

聂志杰:

面对每一项挑战

每次建军节,聂志杰所在的西沙公司都会举行盛大的升旗仪式。看着明亮的五星红旗缓缓升起并唱着《义勇军进行曲》,聂志杰充满自豪。

2015年,山西运城的聂志杰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英语。与大多数同学一样,第一次进入大学校园的聂志杰也经历了从高中生到大学生的过渡。在大二的时候,聂志杰被学校的招募活动所吸引。当那些穿着整齐的制服的老将兄弟姐妹把大学招募小册子递给聂志杰时,他心中的钦佩就变得生动起来。

“我的一些兄弟是优秀的士兵。从小到大,他们经常在军营里告诉我故事。这让我从小就蹲下,有一天我可以体验这一生。”为了更直观的体验在军营生活中,聂志杰报名参加学校组织的帆船实习。当战舰出海时,聂志杰看着甲板上清澈的天空和湛蓝的大海,感受着风暴和海浪。 2017年,聂志杰正式加入军队,他的公司是西沙的一家特殊公司,肩负着安全服务和代理商的业务保障。

从城市到岛屿,聂志杰说,虽然他做了心理准备,但前几天仍然充满了不相容性。面对宁静而寂寞的小岛,略显冷清的训练场,炎热的天气.这一切使得聂志杰对原先预期的军事生活有了更加真实的了解。 “生活不那么令人兴奋,而且有很多限制。”在第一阵营的新能量之后,聂志杰忍不住感到无助。也许在外人的眼里,每日伴随着聂志杰只有无尽的海平面和东西方的太阳升起。

然而,聂志杰看到的不仅仅是这个。他被周围每个“老西沙”的沉默感动了。正是由于他们的奉献精神,岛上建造了荒凉的白珊瑚壳沙子到岛上,通过种植庄稼和改良土壤,岛上官兵逐步建造。每一个小小的变化都会让这个地方好一点。

“西沙背后是我们的祖国!”每当我想到这一点,聂志杰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以最积极,最全面的态度面对岛上生活中的每一个挑战,克服每一个困难。聂志杰的老人在艰苦的训练中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折磨。由于同样的战术运动训练,他身体上的同一伤口经常反复破裂,但聂志杰从未减少参加团队训练。

在外人看来,聂志杰的军营生活有点乏味,但他不同意他的看法。日常的艰苦训练并不乏味,物质生活的相对困难引发了精神世界的丰富。

聂志杰曾经以为他所研究的英语专业在军队中没用。在业余时间,聂志杰和他的同志们总是坐在一起,从“中国海军”开始,在英国和军人生活中生活更加强大。爱。

李高杰:

我希望自己开花

2005年的一个早晨,清华校园熙熙攘攘,新土木工程系学生李高杰不小心在主干道上看到了一面旗帜:“依法服兵役是每个公民的神圣职责。”/P>

同年11月,国家首次出台了招收新入职人员的规定,这使得父亲是士兵的李高杰兴奋不已。他毫不犹豫地在报名表上签了名。通过这种方式,“李高杰”成为登记表上的第一个名字,他也成为了清华公园的第一批应征者。

最初入伍的李高杰带着清华的光环,成了公司的一员。那时,他才19岁,但他不适应军营的严格管理和高强度训练。所以他和班长在操场上聊了一晚,从训练到生活,从个人到集体。受到班长的启发,他突然变得越来越开放:在军队中,真正的尊重来自严肃的态度和务实的结果。只有当你谦虚和愿意时才能在这里找到真正的归属感。从此,李高杰开始真正融入军队的生活:在40°C的夏天,他每天都喝着香水,穿着防护服进行保护性训练;在寒冷的冬天,他是公司的旗手并举行了旗帜乐队。每个人步行100公里,他的手臂酸酸满血,但他仍然咬牙切齿走了整个旅程。

回到清华后,他还记得部队的生命,把手机的铃声设定为“军营集合号”,并梦想有一天回到军队。 2010年夏天,离开军营两年的李高杰来到新疆军区,渴望在最困难的地方体验官兵的生活。李高杰没有前往边防集团,在施工现场工作了6天;他找不到边防集团的公司。李高杰上了十几个小时的公共汽车,终于在5390米的高度去了西北。边防站岗位,“零距离”与边防卫队接触。毕业后,上级部门安排李高杰到物流学院继续深造,李高杰拒绝发誓。对于李高杰来说,“指挥官是他真正想要的。”最后,他走进了西安人民解放军边防学院。训练结束后,他直接前往海拔2600米的喀喇昆仑山,成为昆仑山的一朵骄傲的雪菊。现在,李高杰还在新疆军区担任昆仑山副营长。李高杰说:“我希望像这样的雪菊,我会传递寒冷,传递缺氧,然后打开我自己的花。”

文/记者刘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