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综合性门户网站

专家热议平台经济:破除游戏直播垄断

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发布一周年,平台经济被纳入法律监管范围,法律合规问题基本解决。在这个时候,执法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如何定义互联网平台滥用市场地位?新的垄断企业不断涌现,中国是否有新的法律法规来规范?如何在游戏直播代表的平台上解决“两选一”的问题?

8月31日,中国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电子商务法网,中国人民大学金融技术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联合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发布一周年,发布《电子商务法颁布一周年现状研究报告》,并开展了以上问题。讨论。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前负责人(原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张伟,中国系统经济改革委员会研究员(原价格监督局副局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检查和反垄断局局长李青,全国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宋燕妮,中国信息协会副会长朱宇,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浩中国,100多人参加了此次会议,来自中国政法大学,四川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等大学的学者,Heshuo博士讨论了新的问题。互联网公司在电子商务领域的竞争。

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所执行主任,大数据区块链与监管科学技术实验室主任杨冬表示,近年来,直播行业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各种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如虎牙和斗鱼这类平台已经聚集了数千个直播流量。游戏直播市场的理想模式是:市场自由竞争和消费者自由选择。但事实是,许多游戏玩家通过提倡版权和其他权利,打算将游戏的实时权利完全归因于他们自己的平台名称。

如果现场游戏的产权全部给予游戏提供者,则对于想要观看直播的观众,他们只能选择观看与游戏公司的兴趣相关的直播平台。观众(消费者)面临着垄断视频信息的平台,没有多个平台的选择自由。但无论是垄断还是不公平竞争,我们都需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开发商与直播平台之间的合同安排是否阻碍了网络游戏用户的正常沟通,损害了用户的正常利益;其次,有必要为游戏的直播定义相关市场;第三,平台的直播是否能达到反垄断法所要求的比例和界限;第四,游戏玩家平台是否有其他排除和限制竞争的行为。

(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所执行主任,大数据区块链与监管科学技术实验室主任杨东在研讨会上致辞)

以上所有都需要依法全面判断。但是,如果游戏制造商滥用版权,推广自己的直播平台,抑制其他公司的游戏,最终的伤害是观众(消费者)的利益,这可能构成“游戏直播垄断”。如果构成,则需要应用《反垄断法》,依此类推。

适用于合理使用系统,保护受众的权益《反垄断法》,这些将是打破行业直播垄断的有用工具,有助于游戏直播行业的发展。

基于平台经济的特殊复杂性,以及在当前网络平台反垄断执法和司法困难的背景下,《电子商务法》第22和35条将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由于当前平台经济发展迅速,通过行业协会的一些单方面不合理的限制和协议形成了一种联盟,压制和阻碍小平台和小企业。这种方法可以考虑用《电子商务法》进行监测,这可以补偿平台上缺乏经济监管《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所涵盖的平台不仅指狭义上的电子商务,还包括广义上的平台经济,如社交平台,共享经济,视频,游戏等,可以纳入《电商法》来规范。

中国政法大学通信法中心副主任朱熹透露,他是一名游戏玩家和直播用户。人们喜欢观看直播,而不是欣赏游戏画面,但是主播可以完成他们无法完成的游戏,并且表现对玩家非常满意。但现在一些游戏开发者规定游戏主播应该在指定平台上直播。平台的权利必须受到保护,但如果保护超过一定限度,它将破坏市场秩序。平台利益之间的竞争导致用户自由选择的限制。事实上,它是一个伪装的。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在研讨会上致辞)

该平台具有交通资源,易于形成垄断。但是,当应用《反垄断法》时,它将涉及市场支配地位的定义,这太复杂了。这种情况可以参考《电子商务法》。《电子商务法》第35条规定,平台运营商不得使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和技术来不合理地限制平台内运营商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运营商的交易。或附加不合理的条件。

四川大学法学院特约副研究员周欣说,2019年8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班发[2019] 38号)作为指导和重要文件。规范平台的经济发展。它显示了维持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的决心,并没有过度紧缩。从整体监管环境来看,38号文第二部分强调“创新监管理念和方法,实行包容性和审慎监管”,但提出“禁止平台单方面签订专属服务提供合同,保障平台经济。相关市场主体公平参与市场竞争。从文本性的角度来看,它似乎采用了更严格的监管方法。这与“包容性和审慎监督”的要求略有不同。市场监督总局作为主要负责机构,可以发表意见或部门。法规得到澄清。

在平台经济时代,有必要规范平台经济带来的独特问题,特别是“数据垄断”问题,应该给予积极的回应。目前,法律和经济界都在讨论“数据垄断”,但对这一概念没有明确的定义。从学术界和实践的角度来看,“数据垄断”本身并不是对数据自然集中的反对意见。真正需要监管的是人为干预下的数据集中,这导致干预方利用这些数据加强自身。市场地位,甚至要实现市场主导地位,再滥用这个市场支配地位,消除竞争限制。

(四川大学法学院副研究员周欣在研讨会上发表演讲)

中国平台经济发展迅速。交易类平台之外的平台有很多种,比如视频直播平台。最近的一份市场报告指出,腾讯的平台拥有大量的广播节目和很高的市场份额。速率。究其原因,腾讯申请了一系列行为保全禁令,法院支持“游戏运行过程中呈现的游戏背景和战斗主题由游戏创作者预设,表达了该游戏的独特创作。思想人格是受着作权法保护的多种作品(或电影作品)的综合体。然而,游戏直播是否构成着作权侵权,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界定,学界对此存在争议。可以认为,英雄格斗游戏主要由竞争力强、主观性强、没有故事情节的玩家组成,实际上很难形成一部电子作品,而且游戏的直播也不是游戏的直接复制品。但通过增加新的视角、新的创意赋予网络游戏新的价值、功能和本质,从而改变其原有的功能或宗旨,构成了对游戏作品的“转化利用”,也就是说,可以认为直播游戏画面能够有一个合理的使用空间。数据的自然集中是合理的,人工干预的数据集相当于在源端控制数据流的方向。这种行为很可能会增强运营商的市场力量,进而导致新的垄断运营商的出现。当然,垄断地位本身在竞争法中没有责任,但滥用其市场地位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在数字经济中,中国是调控数字经济市场的主战场。我们要积极推广中国经验。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前任主席,原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张琼认为,数字经济必然是垄断经济,需要对数据垄断进行辩证分析。数据垄断的产生对反垄断法的概念产生影响,例如相关市场的定义和市场支配地位的确定。下一步是在修订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反垄断法时要考虑的主要问题。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前任主席,国务院法律办公室前副主任张琼致辞)

据了解,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小组是中国最早研究互联网竞争的机构之一。它组织了关于“第三次战争”,银联反垄断以及互联网行业运营商集中的一些案例的讨论。它发表关于互联网行业市场主导地位和互联网行业竞争经典的研究。案例(2007-2017)审查及其他论文和着作,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国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等相关立法专家,承担并参与竞争执法机构的若干规则和指导方针,并参加了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展望》撰写经济报告等。今后,我们将继续关注和发布研究成果。互联网,数据竞争等问题。

http://www.sugys.com/bdsUsaKt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