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综合性门户网站

德国外长马斯会见“港独”分子黄之锋 被德媒重批

?

原标题:见德国外交大臣黄志峰,经德国媒体批准!

德国《明镜》在第9次会议上,德国外交部长马斯(Maas)批评“香港独立”分子黄志峰的行为“将伤害香港的年轻人”。

“柏林不是世界大国”德国《明镜》每周14日发表关于前德国通讯员乔治布卢姆(George Bloom)的评论,在第9次会议上批评德国外交大臣马斯与“香港独立”分子黄Zhifeng的行为“将伤害香港的年轻人”。文章指出,德国政府和媒体不应继续向香港示威者发布虚假信号,影响与北京的对话。德国政府在香港问题上的立场,尤其是外交大臣马斯与黄志峰会晤的举动,引起了许多德国媒体的质疑。德国《商报》第十二份报告还认为,马斯与黄智峰的会晤纯粹是政治表演。除了引起北京的愤怒外,它无助于香港的局势。

德国外交大臣马斯和黄志峰见面

“一石激起千层浪:尽管黄志峰对德国的访问已经结束,但德国报纸和期刊的讨论仍在上升。” “德国之声”周三表示,黄志峰结束了对德国的访问,前往美国,但是德国媒体上有关德国是否应该支持香港抗议运动以及如何支持抗议运动的讨论仍在继续。《世界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这次没有对黄志峰抵达德国发表任何讲话,而且一些经常对政治事件表达意见的德国商人在面对香港问题时保持沉默。这篇文章说,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德国经济是如此依赖中国,以至没有人愿意冒险与中国发生冲突。

“德国之音”说,曾在《时代周刊》和《日报》担任多年通讯员的乔治布鲁姆(George Bloom)对德国外交部长马斯(Mas)进行了轻率的批评,马斯会见了黄志峰。 56岁的乔治布鲁姆(George Bloom)的中文名字叫华久(Hua Jiu),他在《明镜》周刊14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德国不能帮助香港的示威者,而是取而代之的是这群年轻人人。 “只有从德国外交大臣在柏林采访黄志峰的时候,我们才能看到双方缺乏基本的外交和政治本能。”文章说:“几天前,《逃犯条例》的修订草案直接引发了香港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该草案刚刚撤回。北京政府何时在世界舞台上对示威者公开做出让步?没有先例,因此,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对北京在访华期间做出的妥协表示赞赏。但是,为什么声音刚落下来,三天后(德国外交大臣)会故意在火上接见柏林的黄志峰?两位总理和外交大臣是否想分工,对北京唱红脸,唱白脸?更糟糕的是:他们之间没有事先进行磋商吗?

7月11日上午,德国总理默克尔一行一行参观了武汉长江大桥。

布鲁姆说,认真的外交政策必须从对自身实力的现实考虑开始。德国的实力不及美国,德国政府不应给香港学生带来虚假的希望。 “事实是,西方已经将香港移交给了中国。根据《中英联合声明》,仍然存在28年,不到一个人的生活的一半,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将完全融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香港(示威者)来说,只有一条出路:与北京对话。香港政府撤回修正案后,仍然可以进行对话。这时,德国外交大臣应该做些什么来促进对话,而不是破坏对话。”

黄志峰(数据图)

与此同时,德国《商报》的报道也质疑,马斯和黄之锋“称兄道弟”,“让自己的绚丽照片登上一家街头小报的版面”(指德国《图片报》,该报邀请黄之锋访问德国,并组织酒会),能给香港的民众带来什么呢?这不过会造成一场新的德中关系冷淡期,而德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额高达2000亿欧元。“难道我们德国人必须要一直承担拯救世界的任务吗?难道只要任何地方的任何事不符合我们民主化工业社会的理念,我们就必须条件反射般地指手画脚、予以警告?”文章还反思,作为外长,必须要有一些外交手腕。“外交意味着复杂,意味着闭门磋商,意味着经常性的艰难而冗长的谈判。而这对您,马斯先生,显得过于费力了。”

和德国一些政客热衷于对香港问题指手画脚不同,德国商界有自己的考虑。德国自民党主席林德纳9月11日在议会演讲中批评德国企业界“不在中国扞卫香港民主”,还指名道姓批评西门子公司总裁凯飒。有报道称,凯飒警告德国各界不应当对北京进行过于激烈的批评。对此,凯飒很快就通过推特反唇相讥:“瞎说!我没有警告大家不要对中国政府发表批评,而是呼吁不要让对立升级,应开展寻求解决问题的对话。”他还说,西门子员工的薪水由全球客户支付,而非德国纳税人。德新社称,2018年,西门子集团获得的中国客户订单额达85亿欧元,占全球订单总额的15%。而其德国本土订单量的占比也不过20%。

林德纳/IC Photo

在《世界报》的调查中,2/3的受访者认为,德国不应该支持香港的抗议者,或不愿对此发表评论。在该报网站的跟帖中,一位叫“Dieter B”的网友质问德国外长等政治家,“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当时不支持法国的黄背心?毕竟,也是外国公民抗议本国政府的情况。”

9月14日,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芬兰参加一个媒体活动。就餐时,来自欧洲各国的媒体同行把话题转向香港。他们先是对香港的局势表示担心,又问会不会恶化,什么时候能结束。令人意外的是,这些参加者都批评西方政治家和媒体一面倒的声音,要记者谈谈中国政府看待香港问题的视角,及中国媒体的报道。他们表示,德国和欧洲一些媒体本身没有派记者到香港采访,而是跟着美国媒体写,再套上政治正确的外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