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综合性门户网站

民企发展支持政策加码 四维度护航转型升级

?

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政策过重。

9月9日召开的中央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0x9a8b]。会议强调,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必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两个“坚定不移”,营造市场化、法治化的长期稳定发展环境,制度化,确保所有制经济的一切形式都是合法的。平等利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平等受法律保护,促进民营企业改革创新、转型升级、健康发展。

中国预算执行委员会副主任张义群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再次强调“两个毫不动摇”,并以政策体系的形式进一步明确了民营企业的主体地位和市场权利,因此,民营企业在发展中,我们可以更加自信地与其他拥有相同权益的经济体有相同的目标。

“良好营商环境的打造需要公平公正的市场化、有法可依违法必究的法治化和相关制度的配套细化落实,携手推动民营企业改革创新、健康发展。”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盘和林对《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记者表示,长远来看,市场化、法治化、制度化的营商环境本身就是有力的生产要素,与实体经济发展相适应融合,稀缺且不可替代。通过市场化、法治化、制度化优化营商环境,能够有效释放我国的制度生产力,从而提升整体生产率,促进经济社会健康发展。

市场准入进一步放宽

民营企业是扩大就业、改善民生、促进创业创新的重要力量,今年以来,国家紧锣密鼓研究并出台多项举措支持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

2月份,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证券日报》,指出坚持对各类所有制经济一视同仁,消除对民营经济的各种隐性壁垒,不断深化金融改革,完善金融服务体系,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推动金融资源配置与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的作用更加匹配,保证各类所有制经济依法公平参与市场竞争。

另外,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在4月份印发的《证券日报》指出,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坚决破除各种不合理门槛和限制,在市场准入、审批许可、招标投标、军民融合发展等方面打造公平竞争环境,提供充足市场空间。不断缩减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事项,推进“非禁即入”普遍落实,最大程度实现准入便利化。

国务院办公厅又在8月份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提出,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缩减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事项,清单之外不得另设门槛和隐性限制。

“市场准入、生产经营、政府招标项目中的平等竞争环境是民营企业关注的重点。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减少不必要的体制机制障碍,在关键领域降低准入门槛,做到竞争中性,有利于激发民营经济的活力,稳定企业的中长期经营和盈利预期。”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哲对《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记者表示。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刘向东对《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电视电话会议重点任务分工方案的通知》记者表示,一直以来,国家都在强调给予民营企业公平待遇和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但部分领域仍存在“弹簧门”、“玻璃门”,因此仍需要继续破除垄断,为民企营造更公平的市场环境。

建立民企融资长效机制

民营经济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部分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较为突出。

在刘向东看来,在支持民企融资方面应提供公平合理的增信机制,使民企能通过正常渠道获得信贷融资,还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全进入退出机制,让民企上市更加便利,使其能以更低的成本发行债券,获得低廉的资金,支持其创新发展。

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9月6日,央行宣布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对部分城商行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央行负责人表示,定向降准是完善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三档两优”政策框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服务基层的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这些都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此外,资本市场支持民企融资也有重磅举措。近日,《证券日报》发布,进一步扩大创新创业公司债券试点范围,把新三板市场的各层次挂牌公司纳入发行主体范畴,进一步强化新三板市场融资功能,更好实现创新型民营中小微企业融资需求。

“化解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不是简单的增加中小微企业的贷款,而是针对市场化利率改革和优化金融监管,建立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长效机制。”刘哲表示,对于大型银行而言,需要提升在管理成本、信贷审批制度、金融科技融合等领域的转型升级。

刘哲还认为,对于城市商业银行、村镇银行,应注重专业定位、区域定位,充分发挥区域优势和机制灵活的特点,专注于中小微企业。同时,鼓励支持发展天使投资、PE投资、并购投资等股权投资基金,满足企业不同发展阶段的融资需求。

降成本让企业轻装上阵

今年以来,降成本相关举措已陆续落地,相关部门一直持续推进包括“减税降费”、“金融加大对实体支持力度”等,力促实体企业负担切实减轻,让企业轻装上阵。

张依群表示,在当前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的背景下,民营企业的经营成本呈现下降趋势,这主要得益于国家的税费政策。

今年5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四部门联合印发了《证券日报》,圈定今年降成本的八大重点,细化成27项重点任务。例如,全年将为企业和个人减负约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是今年降成本的“主力”。

据记者了解,监管层将在2019年9月底前组织开展减税降费政策实施效果监督检查工作,重点关注非税收入增速异常和乱收费等情况,坚决纠正违规开征、多征、预征非税收入的行为,坚决查处乱收费、乱罚款和各种摊派等问题。

保障民企发展用地

土地是发展之基,保障民企发展,需要建立民营企业灵活供地机制。

诸葛找房市场研究员姜国君对《非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业务实施办法》记者表示,部分民营企业面临“用地难”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企业发展有所欠缺,资本等生产要素积累不足所致。通俗地讲就是部分民营企业规模小、资金少,导致了拿地环节的竞争力较弱。

姜国君认为,“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也要让民营企业享有更为平等的使用土地、资本等生产要素的权利。

《关于做好2019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可依法出让、出租给单位或个人用于工业及商业等经营活动。姜国君认为,这为民营企业拿地拓宽了渠道,不再单纯依靠以往通过参与“招拍挂竞争”获得土地。所以,从法律及各项政策来看,明显利好民营企业的发展,部分民企“用地难”的情况也将得到有效解决。

姜国君建议,各地方政府应积极探索适合中小民营企业的土地供应策略。比如结合当地产业发展实际制定土地规划及出让方案,特别是在宗地面积划定方面,要充分考虑到民营企业的承受能力,以此牵引更多有潜力的民企参与到产业发展中来。

(责任编辑:赵金博)